你的位置: 首頁 > 走進科協 > 自身建設 > 學習園地

孔子的謊言你聽得出來嗎

發布時間:2015-12-28  [瀏覽次數:]

孔子的謊言你聽得出來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顏回愛學習,德性又好,是孔子的得意門生。一天,顏回去集市上辦事,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。他上前一問,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。

   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:“三八就是二十三,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? ”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,施一禮說:“這位大哥,三八是二十四,怎么會是二十三呢? 是你算錯了,不要吵啦。”

    買布的仍不服氣,指著顏回的鼻子說:“誰請你出來評理的?你算老幾?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,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!走,咱找他評理去! ”

    顏回說:“好。孔夫子若評你錯了,怎么辦? ”買布的說:“評你錯了呢?” 顏回說:“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冠。” 買布的瞧了瞧顏回的帽子后說“評我錯了輸上我的頭。”

    我猜:古時候,男人可能注重帽子,比如:從皇冠、烏紗帽直到平民百姓的普通帽子,無論從它的質量、款式甚至顏色都非常講究。現代人就不一樣了,可能過多地只限制它的顏色而已。女人可能更注重腰帶,要不然怎么會有:郎上橋,女上轎,風吹裙帶纏郎腰之說。一條腰帶一口氣,越掙扎,纏得越緊。買布的人可能比較窮,估莫著顏回的帽子比較好,他毫不猶豫地以頭做賭注,由此看來,此人雖然有點窮,但是,活得非常有尊嚴。

    二人打著賭,找到了孔子。孔子問明了情況,對顏回笑笑說:“三八就是二十三哪!顏回,你輸啦,把冠取下來給人家吧”

   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斗嘴。聽孔子評他錯了,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,交給了買布的。那人接過帽子,得意地走了。

    對孔子的評判,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,心里卻想不通。他認為孔子已老糊涂,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。第二天,顏回就借故說家中有事,想請假回去一趟。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,開導他說:“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,實則以為我老糊涂了,不愿再跟我學習。你想想: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,你輸了,不過輸個冠;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,他輸了,那可是一條人命啊!你說冠重要還是人命重要? ”

    顏回恍然大悟,“噗通”跪在孔子面前說:“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,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,學生慚愧萬分! ”從這以后,孔子無論去到哪里,顏回再沒離開過他。

    時間不能倒流,古事不能復制。但我們可以鏈接和傳承,有了鏈接和傳承,才有發展和創新。人人都怕自己不清醒,希望自己心明如鏡。其實人生何必太清醒?

    這故事讓我想起李林有首歌的一句歌詞:如果失去了你,贏了世界又如何?

    相同的,有時你爭贏了你所謂的道,卻可能失去更重要的東西,事總有輕重緩急之分,不要為了爭一口氣,而后悔莫及!忍能養福,善能養德。有些道理不必明,有些事情不必爭,有許多事情,你即使爭贏了,你也是輸家。

    如:跟家里人爭,爭贏了,也是輸( 老人、孩子、老婆,出門不和你BRT,進門不跟你DIY,良霄不得與君同。就得我錯了還不行嗎?);跟同事、朋友爭,爭贏了,也是輸 ( 搞不好失去一個同事、朋友:這人心胸小如針尖,為一點小事非要爭個輸贏,讓別人下不了臺,以后要提防點) 。 退一步海闊天空。喜歡在一些小事非上爭輸贏,恰好是我們精神虛弱的表現,真正的強者是沒有必要針鋒相對的,真正的強者會有好多方式來顯示自己的才能、大度、寬容。寬容是最大的勇敢。懂得時時寬容的人才是強者,也是最幸福的人。你能讓我三尺三,我能送你五緣灣。

    年輕時,我看到有些人會暈車,有些人會暈船,還有些人會暈(飛)機,我慶幸自己這些都不暈,但是,我唯有一個致命的弱點,那就是暈起跑線(經常有搶口令違規現象,總想不落后他人,但總是事與愿違,因為冠軍只有一個……

    現在雖然沒有明顯的起跑線了,但憑肉眼看不見的起跑線依然存在,如:我與某人在同樣的單位,條件都差不多,人家買房、買車的,我一無所有;我與某人工作一樣努力,人家評優秀,我沒有……心里總有不平衡的感覺,人比人死,貨比貨扔。人也許是因為太要強的動物,事事都想達到完美,達到心里所想,可我們忘了,任何東西都達不到絕對的完美,再優秀的一個人都有他的缺陷,只是我們都把缺陷進行了包裝而已,很多時候我們都在仰望和攀比,總覺得他人比自己幸福,其實他人不一定比你活得好,也許他人的心里有更多我們不了解的苦忠。

    人生再擁有,夢中亦全無。花兒再紅無需求,月兒再迷不中留。放下名利的雙手,無須陽光的問候,走出­世俗的煩憂。­對酒當歌,只換它個半世逍遙不行嗎?(因為你前半世已經跑得很辛苦啦)后半世還有必要設那么多道起跑線嗎?你就把單位看成自己的家一樣,累了,休息兩天,跟同事朋友多聊一聊。你被評上優秀,當然可喜可賀;人家評到了優秀,也就等于你自己的兄弟姐妹們評得了優秀,難道就不值得你慶祝、不值得你為他們喝彩嗎?墻內開花墻外香。只要你工作學習盡力了,你一樣是優秀,沒評上,那也只是名額的問題。非得爭個贏頭嗎?

    同樣是幾百米或幾千米起跑,別人體力比你強,跑得肯定比你快,但我想:只要你能將它跑完整,把路走穩了、走實了,你一樣也是一個受人尊重的運動員。成功的人并不一定要贏在起點,也可以贏在轉折點。我想人生并不象是一場賽跑,而更象是一次旅行比較恰當。因為除了賽跑,我們還有許多沿途的風景可以好好地欣賞,與其走馬觀花,不如慢步賞景。

    同樣的道理:別人好房、好車,生活條件比你好,說不定人家過得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好,不是常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書嗎?只是這本書封存的太好,我們難以接近,難以翻閱,難以讀懂而已。你只要勤工作,能溫飽,窮開心,只要自己辛苦所得,多勞多用,少賺少花,不也是很踏實嗎?一塊豆腐一壺酒,也能淺醉白鷺洲。不要總是以為比別人矮半截,只要你全身心投入到你想做的事情中去了,沒成功,你也完全可以象《智取威虎山》里那個天王蓋地虎的楊大爺一樣自豪,手拿旱煙管,穿林海,跨雪原,挺起腰桿子走路,瞪起眼珠子看人。

    其實我們是可以低調一點做人的,如果能樹立象茶葉一樣的品格那就更好了:天地精華一葉藏,任爾蹉跎不聲張。春夏秋冬隨冷暖,終遇沸水自生香。茶葉因沸水,才能釋放出深蘊的清香,人生也只有遭挫折而與世無爭,才能留下永恒的幽香……我有時想:生生死死是輪回的腳步­,輕輕松松是生活的節奏­。過高的奢求是一種錯誤,簡單生活­是生命的最初­。就讓我們簡簡單單地笑看天地日月,高高興興地­喜迎悲歡離合,讓­一顆平常心恢復它的本來面目吧。

    但是,并不是事事都可讓可忍。如:為了家庭,個人利益可以丟;為了單位,家庭利益可以舍。因為單位也就是我們的大家庭,只要我們在這里工作,就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這里渡過的,是我們賴以生存的重要環境。我們一生可能會經歷過許多單位,單位里的人名可能會忘記,但是單位的名字,你是很難忘記的。我們與單位,猶如毛與皮。因為,單位的榮辱跟我們個人榮辱是唇齒相依、緊緊相連的,皮之不存,毛何附鄢?愛人愛物是需要理由的,但是愛單位是無需理由的。我們在單位工作,就必須愛單位里的每個人,遵守本單位行規原則和職業底線。

    我們不唱高調,因為那些道德高標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,甚至大多數人做不到,做不到,又必須做,就只好做假。但是,我們必須要堅守底線,這是我們能做到的。所謂底線,就是不能再退的最后一道防線。各行各業,無論你做官還是做人都必須遵守的:做生意,明碼實價,童叟無欺;做學問,言之有據,持之有故;做官,不奪民財,不傷無辜;做人,不賣朋友,不喪天良。在靈魂深處,我們誰不曾“走失”過,那些看似卑微、消沉的“這一個”,其實就是蕓蕓眾生中的你我。我們都曾沮喪過,但從未放棄過;都曾黯然過,但從未墮落過。人生無論處于何種狀態,總應該保留最后的驕傲,以及不可再退讓的底線和尊嚴。

    因此,我們不能懸壺濟世,但求盡己之心。我們沒必要眾心拱月,但是,我們有必要抱團取暖。我們一天在單位工作,就理當一天珍惜這個工作環境,珍愛這個環境里面的每個人,這就是職業底線。十年修來同船渡,百年修來同辦公。如果這個大家庭里面的成員或家庭本身受別人非議,我們肯定要據理力爭,這就是人爭一口氣,佛爭一柱香的時候了。

    還記得金庸先生的《射雕英雄傳》里有個丐幫幫主洪七公嗎?別看他平時衣衫襤褸拄根青竹打狗棍,只好叫化雞和酒,天生一副與世無爭的可憐樣,面對親人朋友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,就算是黃蓉扯他胡須,他最多罵她一句死丫頭了事。但是,如果他的丐幫弟子、郭靖黃蓉或大宋貧苦子民受別人欺負、傷害時,他那由酒意而生的打狗棍和降龍十八掌就隨時會蓋過去。那簡直就是:三分醉打人,七分醉打鬼,十分醉打倒天庭柱,夢里斬斷銀河水呀!千年多少枯榮事,清酒一杯笑談中。(宣聯部  陳貽海)

 

關閉
打印
赛马会lg